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8 月 2014
« 11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11月 30, 2005 at 4:02 pm

詩人簡介

  民國45年生,廣東省五華縣人,本名黃慶綺,筆名童大龍等。國立藝專影劇科畢業,曾任職出版社及電視公司,十九歲開始寫詩,曾獲第二屆時報文學獎散文優等獎,「創世紀」創刊三十週年詩創作獎。第一屆中外文學現代詩獎,現寓居法國,著有詩集《備忘錄》、《腹語術》、《摩擦.不可名狀》等。

  夏宇的詩富於機智,語言具新鮮感,別具一格。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簡介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11 pm

關於本詩

  小序比詩難寫,也不見得會比詩準確,唯一的功能是誤導,增加詩的歧義性,以及作者與讀者或批評家之間彼此狐疑的瞥視。也不無樂趣。

一開始想寫的主題是旅行。我愛旅行,可是很恨旅遊業。旅行到土耳其的時候,在旅館的大通鋪裡,看見最普遍的一本導遊手冊叫做「寂寞的星球」尤其沮喪。同行的朋友談起有人一輩子在旅行,在這個地球上不停的走著、飄著,不知道為什麼,到最後就不見了,再沒有人看見過他,聽了又很震動。

有些東西在詩裡是一再出現的,譬如時間、房間、睡眠、死、靈魂、肉體、歌劇院、銅器店。把水銀喻時間可好?水銀很令我不解。可是到最後我發現我最想表達的東西是噴泉,噴泉完全令我迷惑。

重新發現形式、格律、節奏種種之美之好。十四首十四行,各有詩題,均引自詩中,得十四句,亦成一首。

文章出處:
曼陀羅詩刊09期作品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評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10 pm

Fusion Kitsch

什麼時候開始的
這牧歌式的泛亂倫氣氛
那早就屬於同一本家庭相本的
已經淪落為親人的愛人們
那些淪落為愛人的動物們
還有所有羅曼史最終到達
之萬物有靈論述
裡的壓抑傾向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27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09 pm

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

只有咒語可以解除咒語
只有秘密可以交換秘密
只有謎可以到達另一個謎
但是我忽略健康的重要性
以及等待使健康受損
以及愛使生活和諧
除了建議一起生一個小孩
我沒有其他更壞的主意
你正百無聊賴
我正美麗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27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09 pm

繼續討論厭煩

所以我們必須繼續討論厭煩
厭煩的東西都是厭煩的
任何厭煩的東西都是厭煩的
事實上只有厭煩的東西才是
厭煩的
它不必被發現,它在。
它有一種遙遠而清澈的感覺
有一點瘋狂
也有懷舊和顫慄的情愫
其實也離道德不遠
你要怎麼形容厭煩的味道呢?
只有最老成持重的侍者會說:
「您要怎麼形容橘子的味道呢
我們只能說
有些味道像橘子。」

讓人著迷的不是它的建築物
而是它的癱瘓。有一種瀧涎香。
琥珀色。也不妨甚至
像是一些呆滯的 水管的樣子。
一些牛皮紙袋的樣子。
機緣、回憶、慾望和巧合
的反向下水道的歷史向度之下的城市

那真是一種氣氛的問題
厭煩
接近的印象派
在狂喜最薄最薄的邊上
只有光可以表達
每一個時刻移動的光
那奢侈寧靜那逸樂那膩
是那種以為再也不可能醒來的午睡
接近恐怖主義

接近水泥和砂和鐵
用叉子刮著盤底
剩下一些指甲和皮屑

而並不曾意料的
以傢俱店的形式出現的
店名就叫做厭煩與狂喜的

毫不妥協的低調裝飾
卻是所有的椅子都經過設計──
到了絕不可能回返的境地
那些櫃子虛掩
接近直覺

它們帶來凝聚和沉溺的晚上
主題是自我的可厭
遺棄的不同形式
屏風的無目的結論
以及燈光暴力猶豫不決的裝飾性

誰比誰正確,或者說
誰比誰遠離直線
誰比誰更激進
更富音樂性
更具節慶氣氛
更允許豐富的插圖
和冗長的遊行隊伍

誰更接近一間完美的浴室
誰比較是浴缸
你不能判斷那狂喜或厭煩
誰是軸誰是旋轉

純淨與極致與概括

把酒和食物放在預定的地方
走到街上遇到人
邀請他們來吃飯
然後組織他們
把他們分成好幾隊
使他們3個一組或者
4個一組使他們全部
平行坐好又使他們

排成不甚規則的隊形
使他們拿起同一本書
唸出不同的句子
使他們一三五呈倒立
二四六呈倒立的倒立

要愛他們沒有分別
但要分別與他們做愛
不要干涉他們的生活細節
但發給每人一個插頭
一罐蜂蜜,一段繩子
要不遺餘力給每個人等量的
貓食
但不要給他們貓

要站立於其中絕不可以
特別傾向左邊要稍為消行
發給每個人一張紙
要他們寫不一樣的形容詞
要他們喊出他們當下想的事
再讓他們排成別種隊形
要他們做課間操
當也們的膝蓋半屈的時候
要他們齊聲說:好

當他們問你什麼時候
給我們那隻貓

就給他們一點奇怪的建議
說服他們這些都不是暫時的
要他們忘了貓
再次給他們等量的貓食

其中一定有一個人比較脆弱
對凡事均不能貫徹你就給他拍張照片
讓他比較醒目你單獨跟他說:
來,你把這些畫在牆上貼好然後
把這些抽屜全部打開
然後關好。他做好這些事
不要忘記讚美他

也要照顧其他人的疑慮
讓他們儘可能寫骯髒的信
有一些字不會寫就要他們
寫100遍就開始懂了什麼叫做
「時間過去」就開始說:

人家問你任何問題你回答噗
人家不問你任何問題你不回答
但你說噗你收回椅子收回紙張
拍一下每個人的肩膀說噗
大家一起說噗大家
開始有點高興重新發給
每一個人一本色情小說

你要每個人指出他們最喜歡的段落
在書頁上摺角要每個人
拿出一條手帕要他們想一件
他們最害怕忘記的事情
然後在手帕的一角
打一個結你要求他們把手帕綁在膝上
你覺得美好你覺得純淨與極致與概括而
如果他們又怕忘記你就要他們在另一角
打另一個結
如果他們又還是忘記了
他們的忘記你就把手帕收走
分給每個人一捲膠帶一本地址本
和一個模型小汽車你就蛇行穿過
他們的間隔你不必同時愛他們
但可以同時與他們做愛

如果其中有一個不甚同意
就派他突然出發到
某地搜集資料帶回來罕見的
紀念品但這次不要給他拍照
也不必讚美他

註:此詩靈感來自一張畫卡。見圖。
乃Jenny Holzer (1950- )作品,原作展於巴黎
龐必度中心但未曾得見。
卡片上有4行法文:
LAISSEZ DE LA NOURRITURE AU MEME
ENDROIT TOUS LES JOURS
PARLEZ AUX GENS QUI VIENNENT
MANGER ET ORGANISEZ-LES.
把食物留在同樣地方每天
與前來吃飯的人說話
並組織他們。
望文生義不可自拔
成詩七十六行。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23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09 pm

夢見波依斯(註1)

看完你的展覽回來就夢見你
你不喜歡你四方形的墳
你說你要一種多角形的
我接著夢見你用毛氈包裹的
那架三角鋼琴。我夢過多次死亡
沒有一次這麼接近一架鋼琴
我寫過多次鋼琴
也從來沒有這麼像過一頭象

不斷重複的記錄片裡
你在你的屋子裡走來走去戴一頂氈帽
穿著你的藍布褲和釣魚背心
看起來你什麼也沒做只是走來走去
走得很慢──概念式的走──走如何
是概念式的?走的方式。
其封閉性。1959年,你構想中的一個作品
是想像一個「進不去的工作間」。(註2)

但看起來你什麼也沒做
把一個梯子搬到另外一個地方
爬上去──爬得很慢──站在上面一下下
又爬下來 把一個什麼東西用毛氈
包起來 把一塊冷凍油脂放在膝背
壓扁 突然逼近鏡頭(註3)
「相遇的方式很重要」你說

那是一個幸福得要命的時代
大家被偶發的概念迷惑
被厭煩勾引──
厭煩初始,帶著光
溫暖 神聖 溼潤
你只需要用一塊毛巾
遮住了額頭以下的臉
那頭象就從來沒有這麼像過你
比起那架鋼琴

遲來的我參觀你的作品
走過那些神秘沉悶的物
被迫參加你的裝置變成你的材料
這個午後乃是稀有當我
站在一面大窗漏進的光裡與
所有你的物品相遇

我承認我的確被迷惑。這些石塊木板
蠟燭瓶子錫罐電線電池雪橇
乾草麻繩。變壓器。電話機。
布偶。角架。水桶。提琴。
我深深凝視一個衣架一個紙箱
紙箱裡一塊油脂油脂上插著
溫度計 它們可是
你那簡潔 疏離而又戲謔的
靈魂轉世──但儘可能地
予以改裝和倒置 以繃帶和熨斗的方式
出現

就這樣我走過那架被包起來的鋼琴
它就像我即將夢見的樣子──你知道
波依斯,如果最後無非就是
誰把誰包起來的問題 我想
我佔了優勢。我用夢包裹你。
然後用詩包裹夢。因
你先我而死。我把燈關掉。把你的
傳記闔起來。把印有你的照片的
明信片寄掉。

但是關於厭煩
唉我的厭煩仍然
比不上你的厭煩
因你到達之厭煩乃厭煩之
太初與極致──
想及此而無限加倍的厭煩

恐怕就超過了你的
但我的厭煩很快又要被
後面那個更令人厭煩的傢伙超越
最後你知道嗎波依斯
就變成誰比誰煩的問題

註1:波依斯Joseph Beuys,1921-1986)
註2:「波依斯傳」174頁。吳瑪猁譯,藝術家出版社印行。
註3:1994年夏,巴黎龐必度中心舉行波依斯裝置作品展,並放映工作錄影帶。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23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08 pm

百葉窗

pour yan

刮著風百葉窗就發出風琴的聲音
在海邊
海像你不想犯的罪
刮著風曬著太陽像一個蛋
再過一會兒就要破殼而出了
只剩下把這本筆記本寫完
然後練習一種新樂器叫做風笛
因為那風它溜進我膝蓋的隙縫因為那人
他是我想查一個單字時意外
碰到的另外一個單字於是
有些事情就像把一架彈奏中的鋼琴
連同鋼琴師高速拋進海底
在尚未意會前他們在海底繼續
患失憶症的人坐在海邊聽到了
而喚起的第一個記憶是一些防癆郵票
於是我們因意外而碰到的字
就開始佔據生長但奇怪
我們永遠不會搞錯吻和吻
我們搞錯行李
我打開行李發現那人正在看著
我在看的一本書的最後3頁
後來他們怎麼樣了
這個神秘的人領先我知道一切
他的衣物帶著旅行的味道和皺折
掉出一張撕了角的票在遙遠的城市
他一個人看電影
他也有一枝風笛
風從笛裡溜出來閃進我頸窩的縫隙
他也在看著此刻他搞錯的行李拿出我看著的書
還剩10頁他就把這10頁
全部撕掉他把書闔起來
他把行李還給我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22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08 pm

無感覺樂隊(附加馬戲)及其暈眩

  我帶著我的口琴和一個三分鐘的煮蛋沙漏以為時間漏盡後可以重覆可以切割以為時間甚至可以靜止而又可以倒置我不停地吹著口琴看見他耍盤子騎單輪車噴火背在背上的鼓則早已經窮於應付。我是他的女人知道具他把我一個盒子變到另外一個箱子等等不一10次有8次是失敗的墮入「知識份子牽強的賣藝主題」。他是逃亡的無政府主義者以為一個拙劣的賣藝生涯乃是最佳的掩護我們也耍牌戲識破的人仍然丟下銅板走了極為慷慨對生命以及詭計極為寬大感概。

  草草收拾到最近的小酒館喝一杯找最簡陋的客棧投塑這一切有點極限主義但這些地方都極為老到世故不致令人顯得陌生突兀。他繼續寫他的傳單目的和他被控訴的罪名意圖推翻政府不盡類似因為我們深刻查覺一張逆著光的蜘蛛網的美麗因為海灘總是好的並且什麼音樂都可以跳舞都可以推翻政府。

  我就在旁邊吹口琴有點想成為一個沒有重大旨趣的秘密幫派裏總是錯過重大決定的那個人。我的沙漏放在桌上每當漏盡就有人走過來倒置它讓它重新開始於是不停地有人來去與我交換長過三秒鐘的目光有一個人就傳過來一根捲好的大麻那雙清晰的獸般的眼睛裏我輕輕一瞥照及的自己像有人講故事只講到一大片無人到達的草地而我總結我的嘆息不我不能愛你。

  白天我們遇到的另外三個流浪漢其中一個會背一些句子「音樂是一切」等等。我們結夥去雜貨店買乾酪和香腸及麵包他出示假鈔。聞起來像乾酪的男人狐疑一番就收下了他是我碰道的第2個對詭計慷慨寬大的人而他聞起來的的確確像一個羊酪是一個不肯跟隨夏令時間把錶往後撥一個小時的人他決定根據自己的時間到達火車站搭火車到阿姆斯特丹。

  那張假鈔從此將在人世流傳帶著不能想像的善意收到的人以更大的寬容付出去讓它流動見證一切可能的愛和溫暖和誠懇和節制和幽默和烹飪方式就像一個每三分鐘倒置一次的永無止盡的沙漏。

  我們於是也就吃了乾酪香腸和麵包早早睡覺然後我就懷孕了小孩將以安那其為名這我不是很贊成。我比較願意他是一顆星星之類的。安那其遲早也是要疲倦的。對這一點我是這麼老於世故令人生厭。一個落著雨的晚上他攜我參加一個數百無政府主義者的聚會彼此交換手藝共勉。參加者以失業的人和小學教師居多。我在旁邊用傳單捲大麻那是極好的大麻來自南美某一個即將徹底消失的印地安部落。

  我們決定5個人組成一個樂隊叫做無感覺樂隊我負責吹口琴但有人覺得這個名字未免太挑釁了但實在也沒有更好的了。他說他是音盲他只能繼續耍盤子最多再增加一個而且極可能也不會成功。大家也決定讓我收錢我說因為我是唯一的女人嗎不大家說因為只有你才有那頂唯一的帽子。

  我在帽子裏放了小紙條寫了我的名字和見面的地點和時間準備跟任何一個看到的人一起走掉。但我們表演得那麼失敗人們紛紛散去我把帽子重新戴上那是一頂舊貨攤買來的希臘皮帽無論如何帽子使我顯得聰明善良好看激動而且極願意在任何時候出門散步。

  如何解釋即使一個簡單的句子其指向也是分歧的不確定的無可詮釋的如何證明我隨時因為生活而暈眩如何告訴你我們極瞌睡我和我的小孩像豆子躺在豆篋裡那瞌睡──怎麼說怎麼說一片樹葉飄下來落在一管口琴的第七個音節上秋天開始得很是時候。我們的無感覺樂隊經過的一條街叫做時光流逝之街。

  我決定我是處女懷孕就像他決定他自己是無政府主義。他贊成不見得所有比喻都必須是準確的但他說小孩自己恐怕不會同意的。所有的小孩第一件事就是想知道自己是怎麼來的做一個小孩極為艱難的當他們找不到解釋或是解釋不夠充份他們無喇繼續下去他們就提早長大了。啊那瞌睡。那瞌睡像一種循環小數。我的小孩,在我們一起慎重睡著以前,我說你知道不知道現在現在我感覺感覺自己像一座沙丘正在正在被風吹散。

  又像一陣更強的風吹到一個更陌生的城市種滿葡萄橄欖樹和無花果的城市陽光漠漠我們對生活找到的唯一解釋是音樂。於是我們的樂隊繼續存在用一種絕大的意志力繼續存在馬戲部分則視表演者當日醒來的精神狀況決定。他也無論如何決定要繼續寫他的傳單沿途發送我
看到的一些比較不激烈的句子是這樣的:「形式。深沉的形式。密閉的。隨時可以瓦解的。匿名的形式。」有人簡潔地重視形式以輕視細節為榮。我握著我的口琴終於成功地在一個櫃子裡被變走然後在一個鋼琴裏出現我驕傲地壓抑地用我的沙漏起誓生活生活令我極端暈眩。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21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1月 15, 2005 at 4:08 pm

夏天沈落在貓眼的鐘面

夏天沉落在貓眼的鐘面
沉落在栗子色的四肢
17塊一籃的桃子
第4天就開始爛的夏天
曠日廢時地吃著飯 整個春天
專注於光、顏色和氣氛
觀察莆萄藤的影子移動
後期印象派的最後一個傍晚
光點在吊床上加深
在風吹起的簾子上變淺
顯著的筆觸分割
加上最後一點葡萄就裂開了
這時候已經是8月
差不多要進入野獸派

再也不能滿足於光
同時對氣氛厭倦
最熟最爛的夏天
?言如葡萄蔓衍
同時對風格厭倦
風格到底存不存在
風格像雪
雪是多麼多麼地容易弄髒啊
雖然雪並不存在
吊床更存在
比四月的鳶尾花、6點鐘的茴香酒
絕不比一場現場轉播足球賽
來訪的客人研究中國古代建築
他說現今唯武裝革命最富悲劇性
另外就是足球賽
我們這樣曠日廢時地吃著飯
煙燻鮭魚,中國來的螃蟹和荔枝
有人說你看這樣巴大的生蠔
如何讓我們的左派傾向找到出口呢
1906年,路上遇雨的塞尚回到工作室
脫下外套和呢帽,面窗躺著
注意到桌上傾倒一籃蘋果
蘋果和它的陰影,三個骷髏頭,
衣櫃和水壺、陶罐
半開的抽屜、時鐘。
他想到比例並不那麼重要
桌線對不對齊並不那麼重要
他死了
閉緊的眼皮上對直的那條線是三點鐘的鐘面。
這樣是不夠的
下面輪到馬蒂斯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第20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1)

11月 15, 2005 at 4:07 pm

第二本詩集

  出完第一本詩集以後,想做一些完全不一樣的事情。開始想打毛衣。去店裡買了一堆最好的毛線回來,一種灰色,心情不好時去看電影時電影票根的顏色。買了竹子做的針,針頭細細。我看著自己極瘦的一雙手,指尖亦細細,就是不相信自己不會打毛線,夢想有一天可以打得流星趕月羚羊掛角一邊還可以走來走去看書查字典接電話。全天下的女子啊,請一起來打毛線。

  我的狂熱持續了兩個禮拜,在在證明自己20歲時的警句:所謂經驗只是可以更流利的犯錯。毛線老師帶著恨無傳人的表情走了從此沒有聯絡。我把未來數十志向又劃掉一項,把剩餘的毛線請一位太太代打,她打出一件巨大的毛衣,沒有人可以穿,幾乎可以做帳篷露
營。

  那件大毛衣讓我著迷。我的第二本詩集開始有了雛形。我想出一本非常大本的詩集,大到所有書店的書架都放不下。出這麼大本的詩集幹麼?不知道,管他。書店的書架都放不下,那要放那裡?一位朋友說,可以放在門口放雨傘的地方,好主意,就這麼辦。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16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