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0月 2014
« 8 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詩作 彙整

星期一, 12月 5th, 2005

詩末

愛是血寫的詩
喜悅的血和自虐的血都一樣誠意
刀痕和吻痕一樣
悲懣或快樂
寬容或恨
因為在愛中,你都得原諒
而且我已俯首
命運以頑冷的磚石
圍成枯井,錮我
且逼我哭出一脈清泉
且永不釋放
即使我的淚,因想你而
氾涌成河
因為必然
因為命運是絕對的跋扈
因為在愛中
刀痕和吻痕一樣
你都得原諒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一, 12月 5th, 2005

火後的雨

這心情是哭泣的心情
你必深悉
若你是那叩門的人
這心情是雨中的心情
火後的雨,風裏的雨,山間的雨
心上有憂愁的紋路
錯綜地
印著哭泣的足跡
而你的華廈落鎖
你的園門落鎖
我是踟躕的
不撐傘的人
卻又最易飽足
說:相知即是幸福
這心情是永訣的心情
迎面飄來,紛紛的,是你的
髮絲
何時是清明時節
你做祭坟的人?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一, 12月 5th, 2005

懷人

為你貯一海的
思,悄靜而透亮
你的臂彎圍一座睡城
我的夢美麗而悠長
最微的燈,一扇半圓的窗下
你的名字,化作金絲銀絲
半世紀,將我圍纏
貯一海的思
在那靜悄的城池
最美的語音像最美的花瓣
夢中,落我一身衣裳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一, 12月 5th, 2005

水紋

我忽然想起你
但是不是劫後的你,萬花盡落的你
為什麼人潮,如果有方向
都是朝著分散的方向
為什麼萬燈謝盡,流光流不來你
稚傻的初日,如一株小草
而後綠綠的草原,移轉為荒原
草木皆焚:你用萬把剎那的
情火
也許我只該用玻璃雕你
不該用深顫的凝想
也許你早該告訴我
無論何處,無殿堂,也無神像
忽然想起你,但是不是此刻的你
已不星華燦發,已不錦繡
不在最美的夢中,最夢的美中
忽然想起
但傷感是微微的了,
如遠去的船
船邊的水紋……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一, 12月 5th, 2005

寫在黃昏

圓葉浮起,光陰刻在青蒼的臉上
我們的心是海,是湖
最後是小小的池
游絲交錯,圓葉之上,圓葉之下
盼望如一滴水珠
有時我們會突然的愛著陳舊的故事
時間便勝利了
它披著長髮
而且很陰暗
像那曳了一地的,那垂柳
那些古老的傷感,總要從盼望以外來
暮色加濃,影子貼在水面
撕也撕不開……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一, 12月 5th, 2005

我已經走向你了

你立在對岸的華燈之下
眾弦俱寂,而欲涉過這圓形池
涉過這面寫著睡蓮的藍玻璃
我是唯一的高音
唯一的,我是雕塑的手
      雕塑不朽的憂愁
那活在微笑中的,不朽的憂愁
眾弦俱寂,地球儀只能往東西轉
我求著,在永恆光滑的紙葉上
求今日和明日相遇的一點
而燈暈不移,我走向你
我已經走向你了
眾弦俱寂
我是惟一的高音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一, 12月 5th, 2005

蝶舞息時

哦,那是春天,是薔薇的蓓蕾
我們在雨中相遇──
記憶不起了麼?也許
日記焚了,再也尋不著往日的一絲兒
笑意。
  哭泣吧,你怎不為垂幕之前的琴音哭泣?
而我,總思量著
墓上草該又青了;蝶舞息時
雖只二瓣黑翅遺下
說;
哦,那是春天
我們在雨中相遇──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三, 11月 2nd, 2005

一景劇場想像

這全然是一景劇場想像︰
如果你的某一種生,
是我的某一種死;
或如果我的某一種生,
是你的沉溺在不再有呼吸的海底──
我看到你弓身如萎縮的花葉,
在床角,孤單。
如果你是那樣絕對的兩端,
其實有無限的關情連接。
但確實是那樣難切入的孤絕︰
當我已走你情障,
而你猶陷身未解。
有或無,普遍性或非普遍性,
其實那是可爭議的論點。
如果我們拋棄這個主題,
便有坦坦的大地,
綠綠的楊柳之垂蔭,
為我們的閨室張羅一張
大大的眠床,清淨無染,
不只是一張雙人床,
弓縮著受傷的心、軀。
文章出處:
台灣詩學-26期_為兒童寫詩_1999‧3月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