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肇政1925120日生,曾在50年代創辦《文友通訊》、主編過《台灣文藝》與《民眾日報》、並編輯《本省籍作家作品選集》《台灣省青年文學叢書》與《台灣作家全集》,以伙伴精神提攜後進、鼓舞台灣作家不遺餘力,而有台灣文學之母的美稱。

曾任台灣筆會會長、台灣客家公共事務協會理事長、客家電台董事長等。生桃園縣龍潭鄉,同年四月遷居桃園縣大溪鎮內柵。鍾肇政家以務農維生,父親鍾會可放牛到十六歲才入學,於日據時代任公學校教師,戰後始升格為校長。很受地方百姓的敬重。母親吳絨妹為中壢大家庭閨秀福佬人,也因這樣的身分讓鍾肇政小時在家族中,被稱為反種,鍾肇政回憶說到︰「我母親講閩南話,父親講客語,所以從小我是雙聲帶。但是,四歲搬到台北住的三、四年間,和福佬人接觸,都是講福佬話,回家也是講福佬話,客家話只會聽不會講,八歲搬回龍潭後,常被譏為『福佬屎』」。由於生長於五個姊妹中,尤其是五姐照顧他無微不至,感情特好,永遠都藏在鍾肇政心底,而他往後創作的小說多有一溫柔的女性,可說是受此童年記憶之影響。

1931年進入台北市太平公學校就讀,開始學習日文。八月遷居桃園市,轉桃園公學校就讀。1943年畢業於淡水中學,報考上級學校,未獲錄取。9月任大溪宮前國民學校助教,隔年辭職入彰化青年師範學校就讀,並於此時閱讀大量的世界文學作品,而在文學上深獲啟發。19453月畢業於彰化青年師範學校,隨及因「學徒動員令」,服日本兵役學徒兵,駐守大甲。1947年時原就讀於台大中文系,不過旋即輟學,並下定決心以自修的方式學習華文。

1951年發表首部創作<婚後>於《自由談》上,自此後鍾的華語的文學創作就此展開。1957年發起編印《文友通訊》,擬定:(1)發行油印刊物一種,每月一期。(2)作品輪閱,閱後提出批評意見。(3)作品評論,對文友的作品提出批評。參加的文友有陳火泉、廖清秀、鍾理和、施翠犎、李榮春、許炳成等七人,以後續有楊紫江、許山木二人加入,迄19585月止。由於鍾肇政不辭辛勞的維持《文友通訊》的發行,使得50年代的跨語言世代的台灣文學作家能有可以互相切磋的園地,台灣重要作家鍾理和便是在此和其他作家有交流的機會。1964.4月,吳濁流創辦《台灣文藝》月刊,自任發行人,龍瑛宗編輯,鍾肇政協助小說部份編輯,在1977年吳濁流去世後,接下《台灣文藝》的社務,之後也擔任《民眾日報》的主編。

鍾肇政終年熱心推動「台灣文學」,成為台灣文學界的重要領導者,與撰寫《台灣文學史綱》的葉石濤並稱台文界的「北鍾南葉」,許多後輩都尊稱他一聲「鍾老」。鍾肇政在文學創作上也有非常大的收穫,由於擅長長篇小說的構築,被認為是台灣大河小說開創者,代表作有《濁流三部曲》《台灣人三部曲》《高山組曲》《八角塔下》《魯冰花》《怒濤》等,作品中富於理想主義、台灣文史地理特色、美的英雄與女性人物形象,對當代文學創作有深遠的影響。其文學滋養是多源世界性的,盧騷的《懺悔錄》是他最長提及的一本書,其他在文學家中,除了日本文學的川端、三島、安部公房,鍾肇政最常提到的就是歌德。論者一般認為鍾肇政的自傳體小說是受到日本私小說的影響,不過盧騷、歌德的自傳體、成長小說系統也應該是源頭之一。

1962年完成的《濁流三部曲》---《濁流、江山萬里、流雲》,書中出現的主人翁選擇愛情的女性對象,與友情的關係,顯示出鍾肇政對自戀性到肉體性的愛情成長階段的反思。在《濁流三部曲》更廣大的表現評論者以為是︰「鍾肇政擴大了混合了個人的青春與愛的理想年代,肉體與思想的成長歷練,並交混了台灣歷史轉變最為複雜的時期。將個人的愛戀與國家的認同結合在一起,而且在認同上仍有層層的心靈解剖與愛情的三種典型各個對應。結果成就了比自傳體還要顯得龐大的著作,在戒嚴時代裡相當具有顛覆國民黨歷史敘事的內涵。其結構的立體交錯而趣味盎然,非有天才的眼光、高明的處理能力將不可能。」1966年鍾肇政所創作的《八角塔下》算是《濁流三部曲》的前奏曲,是描寫鍾肇政在中學時代從濛濛懂懂到清醒的歷程,頗為評論家葉石濤、文豪李喬所欣賞。

1975年歷經十多年才完成的《台灣人三部曲》---《沈淪、滄溟行、插天山之歌》是鍾肇政的生命主題著作,主題是要塑造呈現出整體台灣人的形象與精神,以渺小人物的成長來貫穿整個歷史事件、文化社會,除外,妥善的使用該時代特有的語言文字產生更逼近現實的況味。鍾肇政的《台灣人三部曲》、《濁流三部曲》的大河長篇小說,受到許台灣文學界的相當重視,因為他呈現出一個台灣人精神成長的背景,藉著鍾肇政本身的生活經歷與時代精神互相的呼應,我們見到同屬於台灣人的故事。

台灣客家文學網站上歸納鍾肇政作為二十世紀的台灣作家,主要原因在於︰「(一)他是屬於台灣的時代風俗文化、殖民歷史的作家。(二)屬於家族影響,務農世代,尊敬勞力、歌頌農民,也崇尚知識份子的耕讀傳家所蘊含的思想。他不是貴族的,但是努力向上的知識份子。(三)屬於二十世紀的在技巧、欣賞上並不偏頗而直指性靈,及人的有別於萬物的對情感的渴求需求。(四)屬於鍾肇政個人的經歷,教育背景、交友情況。」鍾肇政曾自言自己的創作觀,他說︰「這是我一直要探討的命題,我的小說就是想要塑造台灣人。所以才寫《台灣人三部曲》,那並不是所謂的歷史小說。」

鍾肇政不論在文學創作或文學活動上,他的確是台灣文學導師、先聲。他與鍾理和的交往促使鍾理和創作出更多美好的作品;接續吳濁流創辦的《台灣文藝》,使得關心鄉土的本土作家有發展的園地;在戒嚴時期編選本土家的創作,更是台灣文學在80年以後發聲的契機,他秉持著謙遜及提攜後輩的愛心一路走來,讓人覺得鍾老其人其作,如同其著作「魯冰花」一般發出幽微樸實的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