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散文網站首頁>>陳列

個人簡介及上邊框
作家照片邊框 作家照片 作家照片邊框
作家照片邊框
簡介/登入

    左欄分隔線
    分類彙整項目符號
    左欄分隔線
    月曆
    11月 2014
    « 2 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左欄分隔線
    分月彙整
    2 月 25, 2012 at 6:08 pm

    簡介

    作家: 陳列

    本名: 陳瑞麟

    性別: 男

    籍貫: 臺灣嘉義

    出生日期: 1946年3月22日

    學經歷: 淡江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國中教師、東華大學兼任講師、國民大會代表。現專事寫作。

    文學風格: 陳列創作文類以散文為主,兼及兒童文學。陳列的文字明白素潔,描景抒情、懷抱自然,關心人文鄉土、生態環境。郭楓曾評:「美麗的語言蘊藏在拙樸的描述之中,似乎未見神奇,而神奇已融入語言的骨髓裡。」陳列長期居住花蓮,並至各地旅行寫作,《永遠的山》一書寫玉山,是作者接受玉山國家公園委託山居一年的觀察報告。陳列是臺灣本土重要散文家,雖創作不豐,唯質量甚精,除屢獲文學獎外,作品亦常在重要年度選輯之列。
    文學成就: 曾獲多屆時報文學獎等獎項。

    admin發表 | 簡介 | 單篇網址 | 迴響(0)

    2 月 25, 2012 at 6:07 pm

    評論彙集

    林銘亮:〈地動生變–論陳列《地上歲月》的自我活動與地方意義〉,《新地文學特刊》(民國99年3月),頁172-202。

    卓翠鑾:〈自然書寫與審美情感–試探陳列《永遠的山》〉,《寧園鐸聲》第2期(民國95年5月),頁15-28。

    何雅雯:〈知識與心靈的雙重驚歎–陳列《永遠的山》〉,《文訊》第165期(民國88年7月),頁47-48。

    東年:〈與陳列談臺灣農村的地上歲月〉,《聯合文學》19:12=22(民國92年10月),頁94-102。

    陳萬益:〈囚禁的歲月–論陳列的《無怨》與施明德的《囚室之春》〉,《文學臺灣》第6期(民國82年4月),頁79-95。

    郭楓:〈地上歲月,人間文學–初讀陳列《地上歲月》〉,《新地文學》第5期(民國79年12月),頁194-203。

    郭明福:〈讓人心柔念淨–試評陳列《地上歲月》〉,《文訊》第44期(民國78年6月),頁46-48。 

    admin發表 | 評論彙集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28, 2007 at 11:01 am

    〈我的太魯閣〉

    1

    我對山水世界的概念和情懷,到目前為止,大抵都是由太魯格一帶那片豐富的天地塑造出來的。將近二十年了,除去期間遠行幾達五年的時光外,每年,我都會至少一次到峽谷內住一段日子。太魯閣那種有骨有神地揉合了磅礡與靈秀、高廣與幽奇的氣質與境界,一直深深地令我著迷。

    早先的時候在山上,年輕而狂野,幾乎天天都要進入山林水澤裡搜巡,好像那是我假期裡自派的任務。我和年齡相若的同伴們溯著立霧溪的一些支流而上,在纍纍的巨石間攀爬跳躍,穿過寒冷嘩叫的水瀑,我們哆嗦著身體,也大聲地嘩叫著,然後我們有時就停下,躺在水中平板的大石上胡亂唱歌,看山間的樹葉在水霧飛濺中迴轉著緩緩飄落,蛙類驚慌地跳下水。有時,我們繼續走,為了繞過峭壁夾峙的深潭,便找來梗在石頭間的浮木,將它靠在長滿了青苔的陡崖,然後再顫巍巍地抱著木頭爬到可以落腳的更高處,或者腳踩著斜生在石壁上的樹幹,手也緊抓著枝葉,戒懼地一步一步走過,偶爾實在害怕,便轉身直立地跳入那綠得泛黑的寒潭裡。經過了數秒鐘才浮上水面時,全身冰透了,衣服當然也濕了,但即使在中午時分,陽光也難得射進那鬱綠的狹谷,於是我們乾脆就裸身烤火。那時候,那些幽谷寒水多還沒有名字,我們慎重地商討著為它們一一命名:葫蘆谷、羞月潭、天池、向雲門……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8, 2007 at 7:26 pm

    〈親愛的河〉

    0

    河流是自然界的生息循環在大地上行吟的旅程。當絕大部分升自海上的雲霧以雨雪的型態降落地面時,水點滴滲透著積聚著,河流的行旅就開始了。它從源頭的水泉、水窪或湖泊出來,吟哦和呼吼,匯小溪成大河,穿過高山和平野,最後則又回去了大海裡。

    千百萬個歲月以來,河流的生命大抵就是這麼單純的。但在這種單純裡,它卻以它自在隨意的聲韻、色彩和線條無限美飾了它流淌而過的大地,以它侵蝕切割、搬運堆積的巨大力量,在山區造就了許多神奇的地形景觀,在沿途形成一處處的台階地、沙洲和平原,並以充沛的水潤澤了土地,撫育著自成體系的動植物社會。

    人的生命,甚至也可以說,是它涵養和維持起來的。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8, 2007 at 7:24 pm

    〈無怨〉

      午睡在雷聲中醒來,脆急沈厚的聲音響在囚房外。一場大雨應該就會接著而來的;我聞得出雨的味道。苦在家鄉盛夏的平原上,這必是一番壯闊的景象:涼風、奔馳的陰雲以及稻田間頓時高昂起來的蛙鳴,然後,父親可能就會穿起雨衣,扛著鋤頭,要掘水路去。

    可是現在,我只能從氣窗的花磚間望見幾格不成其為天空的割裂的昏暗色澤。

    就在房間角落那個高出地板許多的廁所內,我曾多次踮著腳尖,透過鐵柵的空隙,凝視外面陽光或夜空下的市鎮,心中陣陣不安的饑渴和疼痛。一個老犯人說,除了睡覺和吃飯之外,不要再看其他和想其他。我懂得他的意思。行人、屋宇、遠處山腳下南下北上的火車等等全然和我們無關,生命裡的某些東西已經中止或完全死去,勢必隨感受而來的自憐情緒常會把人擊垮,對牆內的生存造成力量的損失,唯有使自己的心境進入心理學家所說的最後的妥協期,接納事實並調整自己之後,才不致於發狂或活得很辛苦。一個盼望能有多久的堅持呢?回憶中的聲色又如何構成一丈見方的空間裡的活動內容?因此,在必要的工作之外,我們學習看書以及不思不想。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8, 2007 at 7:23 pm

    〈在山谷之間〉

      朋友用機車載我到花蓮溪大橋東端的橋頭,然後我就一個人出發了。

    幾天來雨連續落著,從我出門經過北迴鐵路到花蓮,雨在每個地方都落個不停。夜裡花蓮的朋友勸我別走了,早晨起來,我們站在屋頂陽台上眺望灰沈的大海,我要去的海岸那一脈連緜南下的山巒是黛藍的顏色,凝重厚實,映著粉粉的雲層。朋友說,天氣還是未定,途中可能遇雨,而且目前山路必定泥濘難行。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8, 2007 at 12:54 am

    〈地上歲月〉

      父親的身影消失在農路遠處,他要去大約一里外的玉米田察看明天是否適於施肥和培土。玉米就要吐穗了,這幾天夜裡的小雨正給了落肥一個好時機。剛才,我們一起坐在這個圳提上休息,父親望著又漸潮陰起來的天空,終於說,剩下的兩行梔子花的除草工作留給我獨自完成。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5, 2007 at 1:41 pm

    〈同胞〉

      初次看到他們是在我讀初三的一個早晨。他們安靜地坐在市場入口的旁邊,坐在吆喝嘈雜的聲音裡,背後是騎樓下同樣安靜的牆壁和一堆空菜筐。在喧鬧的市集中,他們的膚色和服飾顯得突出而孤獨。中間的那個孩童伏在女人的膝蓋上,睡著了,兩張大人的臉則斜仰著,其中的某些難以說清的神情,令人不忍終看。人們在他們眼前匆匆走過,只偶爾有些眼光游移到他們身上,以及他們面前擺放的一些獸角、獸器官和沒開花的蘭花上。

    那是我第一次曉得教科書上所說的「山胞」的模樣,而且很可能就是傳說中殺害吳鳳的曹族後裔的模樣。讓人掛念的卑微和渴盼。過去概念中的那些或兇殘或愚昧的形象,似乎一下子變得無聊起來。我背著書包,穿過市場,繼續走向學校,心裡已沒有了先前的好奇,卻一路揣測著他們如何在凌晨離開他們位於某個山上的部落,背後孩子和準備售賣的希望,在黑暗的山間趕路。那時,我並不怎麼清楚繁華裡的寂寞,不知到歷史之流挾泥沙以俱下時曾留下怎樣需要填補的創痕。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5, 2007 at 1:38 pm

    〈山中書〉

    1

    多次上山,作數日甚或經月的離群索居,生活的情懷,一如山間的煙嵐,或像僧人的梵唱,單純而悠遠。

    早上,我常是因猴子的關係醒來的。牠們大清晨就來到我的窗外,在陡坡的雜樹林裡嬉戲和採食。睡夢中,只聽見枝柯偶然的脆裂聲和樹葉的唏嗦,間或夾著牠們玩鬧的驚啼。空氣寧謐,這些輕響似近又遠,好似山中萬物正和我一起從沈睡中愉悅地甦醒過來。我把窗子全面推開,草木的味道幽淡地流入。將亮未亮的淺藍天色裡,層巒隱約,如果有霧也總是薄薄的,在林間靜凝。猴子約在二十隻左右,有幾次更且瞥見兩隻珍異的小白猴。我有時一邊漱洗,一邊和牠們相望,互扮鬼臉。等牠們走了,柔黃的晨光大抵也已出現在遠山高處的某些脊稜上,我也許就坐下來寫字或看書,帶著安貼的心情。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0, 2007 at 3:11 pm

    〈觀高還須能望遠〉

    1

    玉山山脈的主稜呈南北走向。但這個脊樑上,卻也同時橫跨著兩條東西向的支稜。登山界赫赫有名的所謂玉山十一群峰,即並峙競秀在這些主支稜上。此外,從玉山北峰另有一條往東傾斜而下的稜脈,一直降至最低鞍部的八通關草原,然後再上接八通關山,繼續朝東爬升,一路延伸至中央山脈的秀姑巒山。這個島上的兩大平行的山脈,就這樣,很完整地將這個島上兩大平行的山脈連接了起來,約略如英文H字母中的那條橫線。
    繼續閱讀本文 »

    admin發表 | 作品 | 單篇網址 | 迴響(1)

    « 上頁
    Copyright@版權所有 國立台灣文學館
    指導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主辦單位﹕國立台灣文學館
    執行單位﹕國立東華大學數位文化中心 地址:
    974花蓮縣壽豐鄉志學村大學路二段一號數位文化中心
    TEL:03-8635257,03-8635255 FAX:03-8635256